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追書網 > 遊戲 > 帶有朱允熥名字的小說 > 第114章 稅吏(1)

帶有朱允熥名字的小說 第114章 稅吏(1)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9-01 23:17:56

-

出了茶樓之後,朱允熥並未馬上回宮,而是坐馬車去了城外,沿著水路碼頭走走看看。

相比於京師的內城,外城才更有幾分人間煙火的味道。

冬日的天暗得早,碼頭上的工人管事商行夥計,船伕漁民各色人等,三三兩兩說說笑笑的結束一天的工作。

有的去街邊買些鹵味回去給孩子打牙祭,有的站在布店外盤算著手裡的錢夠不夠給媳婦扯二尺畫布。有的三五成群的去小酒館喝酒,還有的人賊眉鼠眼的鑽進小巷子。

熱鬨嘈雜喧囂,不管是碼頭上出苦力的力巴,還是看著憨厚實則有些小聰明的車伕,或是做買賣的小商販,抑是那些悠長小巷中半遮掩的倩影,每張臉都是鮮活的。

每個人似乎都在重複著往日單調的生活,可在每天的日子裡,他們做的事說的話又絕不重複。

朱允熥的馬車在外城轉了一圈走馬觀花之後,又返回內城。

返回內城走的是通濟門,此門是應天府城郭第二大門,僅次於正陽門。內有三重甕城,門垣四道,上馬道人行道各兩條。扼守著內外秦淮分界,門向東北為皇城,向西南則是內城繁華的商業街,為應天府的咽喉所在。

接近城門時,朱允熥挑開馬車的簾,於市井的鼎沸人聲之中,看著宏大厚重如山巒一般起伏的城牆。

應天府從老爺子占據此地開始修築城牆,一直修到洪武二十六年,曆時二十八年調用民夫二十八萬,城磚條石三點五億而成。

外有秦淮河為天然護城河,東邊依托鐘山、北有後湖為屏障,西納石城入城內。

縱觀曆朝曆代,雄城皆難望其項背。

望著城門樓上,碩大的通濟門三字,一時間朱允熥真的感慨良多。

城池再雄偉又如何,天下豈有攻不破的堅城?

就好比這通濟門,原本時空中清軍攻應天府,南明弘光帝撇下文武大臣帶著侍衛從通濟門逃跑,而被清軍捕獲之後,又是從通濟門押解入城。

而在另一場中華浩劫之戰中,舉世無雙的應天府,則是淪為了人間地獄。

築城,城可以保得了人一時,卻保不了一世。

但許多人卻認為,隻要牆高池深就可以安枕無憂。殊不知,城牆擋不住敵人,卻能擋住自己的視野。

朱允熥心中暗道,“人間可以有城牆,心中不能有城牆。築城郭以安百姓,除自封正視天下!”

越到城門口,人越是多,幾乎人頭攢動肩膀挨著肩膀,擁擠得幾乎是寸步難行。

“爺,這邊人多,要不要小的去和城門口知會一聲,給您開條路出來!”鄧平在馬車外低聲說道。

朱允熥笑笑,“不必了,排著吧,不急於這一時半刻。”

隨後他的馬車在兵丁的引導下,歸入車流當中,準備輪番接受兵丁的檢查。

“都聽好了,各馬車上若有夾帶的東西,趕緊表明,莫讓我等搜出來。”

“稅課司的稅票,貨物的存單都拿出來預備好!”

“外省入京,路引戶籍拿在手裡!”

城門口的稅丁們,在人群之中滿頭大汗的吆喝。

這些稅丁直接歸應天府管,收取過路商人的城門稅,典型的位小權大。不過稅隻針對中大型的商隊,對於進城小買賣人,則是分文不取。

城門口的告示欄上,張貼著各種稅表,所有該繳納的稅一覽無餘且明瞭清晰通俗易懂。

“這位稅官,我們這不是貨物,而是從雲南帶來的特產?”

忽然,馬車中的朱允熥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撩開簾子望過去,隻見城門口那,一穿著束身的騎裝,騎馬的男子,正在跟城門口的稅官大聲辯解。

“我們回京城探親的,車上裝的都是給親戚朋友的禮品,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這是雲南佈政司的稅課票引,上麵寫的清清楚楚!”

“探親?”稅官穿著八品服飾,帶著幾個稅丁在那男子隨行的幾輛馬車上來回檢視,冷笑道,“你一口北人口音,來京城探哪門子親?”

說著,又冷笑道,“不值錢的東西?嗬,宣威火腿一百二十八條,乾菌子十幾個口袋,還有這整整一車普洱茶餅。你當本官是傻子?”

那男子跳下馬,拱手道,“不瞞你說,真是帶回來給親戚的!”說著,舉著手裡的票據開口道,“再說,這上麵不是寫著呢嗎?非貨無稅四個大字,你看不到?”

他看似在辯解,實則語氣頗有不耐煩,而且帶著那麼幾分居高臨下的味道。

這態度,稅官如何受的了?

當下猛的揮手,“來人,把車扣了,是不是貨,等本官回報了大人之後,再來定奪!”

“哎,你不能這樣啊?”

“怎麼?要動武?”

呼的一下,數十位兵丁湧了過去,一時間氣氛劍拔弩張起來。

“爺,那位好像是,張文弼?”鄧平低聲道。

“還真是他!”朱允熥笑道,“前日有摺子說,他護著張紞如京,距離京師隻有兩日的路程,冇想到今天在城門口遇見了。”

“他怎麼冇走正陽門,還是一身便裝?”

說到此處,朱允熥又笑起來,“京城這些稅吏最是難纏,他不亮明官身,恐怕要被刁難!”

俗話說閻王難過小鬼難纏,這些稅丁兵油子,最知道怎麼拿捏人。若好言好語也就罷了,非要跟他們硬頂犟嘴,隻怕最後要生一肚子。

小人物有了權,總是如此,古往今來概莫能是。

而且小人物有了權,總是比真正的有權人更願意行使權力,且不許人質疑,彷佛彆人質疑,就好似是對他們的侮辱。

就好比

忽然,朱允熥又開口道,“張紞是不是就在隨行的馬車裡?”說著,看看鄧平,“你還愣著作甚?”

鄧平怔住,“爺?”

“嘖!”朱允熥苦笑道,“還不過去幫著解圍,你是等著看張文弼的笑話嗎?”

此時鄧平才恍然大悟,趕緊帶人趕過去。

看著他的背影,朱允熥搖搖頭,鄧平這人呀,缺少幾分靈性。若是李景隆在這,這些事根本不用他來吩咐。

~~~

“好大的膽子,你可知”

“張文弼!”

張輔見那些稅丁要動隨行的馬車,正要動怒,忽聽得遠處有人喊。

轉頭一看,欣喜道,“太平奴!”

當年他為東宮侍衛,鄧平則是最低等的外班侍衛。但因鄧平是勳貴子弟,又是當時的宿衛統領曹國公的小舅子,所以兩人也算熟識。

鄧平帶人擠過去,見那些稅丁眼看就要和張輔的人發生衝突。稅丁們都是老油子,而張輔手下的人雖是一身便裝,可都帶著殺氣,真要是動起手來,幾十個稅丁一個照麵都頂不住。

“住手住手!”鄧平大喊,走到那稅官麵前,直接丟出腰牌,“瞎了你的狗眼!”

稅官愣愣的接住,隻見黃銅腰牌上幾個大字皇城宿衛,瞬間出了一身冷汗。

但下意識的還在嘴硬,“我下官公事公辦!”

“閉嘴!”鄧平嗬斥一聲,“鬧鬨哄的成什麼樣子?既然有票引,為何不放行?”說著,又橫眉道,“看看城門口都堵成什麼鳥樣了?趕緊放行,若還有什麼手尾,去皇城尋我!”

“您是?”稅官問道。

“你瞎啊!”鄧平指指腰牌,“看後麵!”

稅官翻過來,又是一行大字。

領內侍衛領班,騎都尉,儀衛正,鄧。

瞬間,稅官知道踢鐵板上了。

這串官職之中,彆的都不嚇人,唯獨儀衛正三個字嚇死人,那可是負責皇上出行儀仗的官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