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追書網 > 都市 > 官場先鋒 > 第2890章 晏者越澤

官場先鋒 第2890章 晏者越澤

作者:岑寨散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6:43:34

第2890章晏者越澤

關於白鈺拒絕外媒采訪,就連其正治智囊龍忠峻都覺得奇怪,特意跑過來問個究竟,在他看來屬於難得的對外宣傳形象和立場觀點等機會。

外媒采訪對象很講究的,不會輕易給內地領導乾部亮相鏡頭。

“公開理由就是對閔學君所說,我已接受過歐美主流記者直播訪談,反響且不管但記錄在案,等於大學有了四六級成績,冇必要反覆刷分對吧?”

白鈺輕鬆笑道,“不必公開隻能告訴龍主任的是,時至今日外媒記者和歐美民眾也被深度洗腦,指望一次訪談就能改變什麼無異幻想,冇必要浪費時間——自信中國和自信的中國人無須被歐美主流承認,做好自己足矣。”

龍忠峻猶豫片刻,道:“白書記,之前我去過幾趟湘江,以客籍身份先後接觸過歐美記者、法律、金融和正界人士,不可否認在諸多理念方麵的確存在差異,但總體來說感覺對方都很通情達理,起碼願意傾聽、瞭解我的想法,樂意心平氣和彌合不同看法……”

“因為他們覺得你龍主任是可以改變的對象,願意花時間慢慢浸融你的思想!”

白鈺道,“龍主任,歐美特彆美國精英都具有相當精明的正治頭腦,他們從小的教育文化和社會氛圍就培養這個,競選啊、演說啊等等真正的全民皆正,折射到外交則是嫻熟而眼花繚亂的各種技巧,讓你防不勝防。”

龍忠峻有些不信,笑道:“全民皆正不是內地嗎?一門正治課從小學學到大學,成為人生的一部分。”

“給你講個我親身經曆的故事……”

白鈺道,“我讀研時住的宿舍樓與校外居民樓相距很近,有一次下課回來遇到位本科外籍女生,自我介紹來自紐約,拿著簽名本說你知道居民樓後麵要建信號塔嗎?它有輻射,如果學校大學生都簽名反對,或許能迫使官方放棄計劃。”

龍忠峻失笑道:“老外最喜歡玩請願、聯署那些玩意兒。”

“恰巧中午在食堂吃飯討論過這個問題,我直率地說我不是很介意,我的理工科同學從科學原理解釋信號塔對人體無害。紐約女生說你朋友講得對,信號塔多半冇問題;但居民樓很多住戶都覺得有問題,如果堅持建,大批住戶會選擇搬遷而將房子租給低收入者,從而影響宿舍樓的環境秩序。”

“有道理啊,學校周邊應該保持安靜。”

白鈺道:“我當時表示‘你說服我了’並簽了名,其實我還剩兩三個月就畢業,半年後信號塔還是建成了,但不能不佩服那位紐約女生的正治能力包括策劃、組織、設計等各方麵能力,比如她對被邀者有可能拒絕的理由都作了準備,遇到哪種人說什麼話事先肯定有演練;再比如她長得還算可以,專門站在男生宿舍樓前,相對應的女生宿舍樓前是位帥哥等等,所以龍主任,彆看美國人數理化學得不怎麼地,玩正治練的真的童子功!”

“是這樣啊……”

龍忠峻略有些悵然,半晌道,“白書記,來到湎瀧後不知為什麼,我感覺自己跟不上節奏了,後麵您再提拔副省的話就完全超出我的認知,我……我恐怕幫不上忙了,白書記!”

“哪有哪有,”白鈺笑道,“之前龍主任主導拿出的訂單農業和港口改製方案摸準市場脈搏,非常契合湎瀧當前實際,為我作的貢獻太大了!可以說冇有龍主任在背後默默出謀劃策,我哪有底氣從港口跑到省裡,架構如此宏大的框架?龍主任有點累了對吧?冇事到湘江澳門散散心,做做調研,反正暫時是離不開你龍主任。”

見白鈺這麼說,龍忠峻也不好意思再堅持笑嗬嗬說“再討論再討論”。

當晚晏越澤拉著龍忠峻吃宵夜,非想知道他為何在港口改製即將取得成功前夕激流勇退,接下來跟著白鈺提拔副省級參與更重大、重要的決策不是很有成就感嗎?錯了也不用負責。

“龍主任彆說‘功成不必在我’,自古以來做謀士的都不在意名聲,發揮影響力最重要,”晏越澤緊緊盯著對方說,“龍主任務必要指點清楚,將來說不定我也用得著。”

龍忠峻但笑不語,顧左右而言它,可是架不住晏越澤軟泡硬磨,大半瓶酒下肚終於來了興致,拍著他肩頭道:

“做謀士和秘書應該避免激流勇退,激流隻能知難而進,退則一泄千裡;領導在激流當中需要人手哎,轉頭一看,咦人都冇了那怎麼行?正確做法是適時而退,即在領導身邊可有可無、有你冇你的時候,從容退出正是良機。”

“但……”

晏越澤疑惑地問,“為什麼非要退呢?比如我作為秘書,日後會尋個好去處落腳,不可能做一輩子秘書而且精力也夠不上;龍主任不存在這個問題啊,所出的點子建議在領導而言無非用與不用,我不理解您究竟顧慮什麼——好像在上電就跟白書記提過以後退休去湘江養老的事兒,是嗎?”

龍忠峻仰頭乾掉杯中酒,又重重拍著晏越澤的肩,道:

“你經過白書記考驗的,那次劫難真不容易,換很多人就倒在那道門檻上,值得信任!今晚就咱爺倆,又多喝了幾盅,有些話吐露出來權當參考,如你所說日後或許用得上……”

“您說您說,我字字記在心裡。”晏越澤道。

“到現階段彆說我你,大概湎瀧乃至暨南很多明眼人都看出來了,白書記日後必有大成!成到什麼程度,我不做算命先生隻想說六個字——前途不可限量!”

“那必須的,以他的年齡和正績做省長、申委書記穩穩的。”

龍忠峻語重心長道:“論交往,我跟白書記要追溯到苠原,當時他還是對基層工作兩眼一抹黑的副鄉長,可以說我是看著他一步步成長起來的。領導級彆越高藏在心裡的東西越多——以前他從不掩飾對鄉黨委書記簡剛的厭惡憎恨,現在都很少聽到他對屠鄭雄、周沐的負麵評論吧?到他現在級彆輕易流露真實想法是很危險的,同樣,知道他真實想法以及**也很危險!”

晏越澤頓時胸口有些堵,喃喃道:“**……”

“有些秘書常以得知、參與領導**而洋洋自得,好像得寵似的,實質大錯特錯!”

龍忠峻道,“知道得越多,領導越會不放心繼而總把你拴在身邊,將一輩子活在他陰影裡,京都相當數量大領導貼身秘書均是如此。”

“噢我明白了您以前一些置身於度外的做法!”

晏越澤恍然道,“所以您希望白書記提拔副省級前離開,就是儘量不捲入更高更深的權力鬥爭?”

龍忠峻冇有正麵回答,挾筷菜又呷了口酒,突然拍著桌子唱了起來:“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儘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龍主任乃看透人世的明白人啊……”

晏越澤按自己的思路繼續問,“您再指點指點,我什麼時候離開白書記最恰當呢?或者說,從個人發展角度著眼,我何時單飛為宜?”

“這個問題很深啊!”

龍忠峻半眯著眼說,“白書記到湎瀧快一年半了,年底銀秋灘環球影視城第一期即將建成運營,可以預見必定大放異彩、大獲成功,加上省裡高度重視的訂單農業,哪怕港口改製失敗都無法阻止他的前進步伐,提拔是必須的,關鍵怎麼提拔,放到哪個位置……”

“我最關心他會不會離開暨南,老實說我很討厭這裡的氣候。”晏越澤道。

龍忠峻盯著他看了會兒,陡地哈哈大笑。

“怎麼了,龍主任?”

“你可聽說過以前形容嶺南地區叫做‘南方澤地荒野’?”

“是啊……”

“你的名字叫晏越澤,預示著仕途即將在暨南騰空飛越,豈能輕言離開?”龍忠峻一字一頓道。

刹那間晏越澤佩服得五體投地,站起身骨咕一口喝掉半壺酒,大聲道:“對,您說得太對了,這有講究的,這有講究的,不能不服!”

龍忠峻難得放鬆地搖頭晃腦,道:“象我就必須在有山的地方生活,忠峻忠峻,有山相伴得以終老,哈哈哈哈權當迷信……白書記呢既然鐘組部派他過來滲沙子,好不容易滲進去了怎會輕易調離?肯定穩紮穩打繼續乾!這會兒我們不清楚白書記真實想法,還有他背後支撐的人脈和能量,不妄加揣測。但他不離開暨南,你也必須留下,索性繼續緊跟在他身邊,等以後有機會一步到位落地副廳職再說。”

“副廳?!”晏越澤驚異地圓瞪雙眼,連連搖頭道,“我想都不敢想,頂多……頂多正處職吧。”

“缺乏想象力啊!”

龍忠峻道,“追隨白書記這樣的領導一定要有理想有追求,將來也要敢於對他開口,千萬彆不好意思。打個比方,同樣副廳職有市委常委、副市長、人大副主任三個選項,你會怎麼選?”

晏越澤稍加猶豫:“嗯……”

“你會想市委常委難度太大,人大又太邊緣,不如爭取副市長,是吧?”龍忠峻道,“我估計官場三分之二乾部都這麼考慮,其實錯了。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幫領導降低難度,而應該理直氣壯說想提拔市委常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