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追書網 > 玄幻 > 我真不是蓋世高人 > 番外 寂者(三)

我真不是蓋世高人 番外 寂者(三)

作者:李凡慕千凝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01 03:29:12

(四)大帝與少女

大荒依舊。

曾經的驚雷部,已經在血鴉族的扶持下,成為了北荒最大的部族。

今日,是驚雷部首領雷鳴被冊封的日子。

十三年來,驚雷部對血鴉族忠心耿耿,終於被血鴉族冊封為北荒王。

這是至高的榮譽。

驚雷部中張燈結綵,各部族的人更都是已經來了。

血鴉部一共來了十位青年,驚雷部為他們進獻了數百名美女。

而後其中一人,為其帶上血鴉羽毛編製的王冠。

下方,很多部族的首領,眼中都帶著羨慕之色。

也有少數的首領,眼中冷漠。

“感謝父族,自今日起,雷鳴將更加儘心,為父族而戰,為父族,守禦北荒!”

一代雄主,驚雷部的首領雷鳴,諂媚地跪在了一個青年麵前。

青年手持王冠,就要為雷鳴戴上。

但,就在此刻,外麵忽然傳來了驚呼聲。

“不好了,起火了!”

“部中處處起火!”

這聲音,在喜悅的氣氛中十分刺耳。

“大人,請繼續吧……”

但,雷鳴卻根本不在意。

現在,他隻在乎那個王冠!

負責為他戴王冠的青年,也是淡然點點頭。

但,就在此刻,忽然有幾顆巨大的火蛋,被投入廳上,火焰炸開!

“怎麼回事?”

“敵襲!”

場上賓客都是大驚。

就連雷鳴,都是怒而起身,道:

“誰敢在我驚雷部搗亂……”

話音未落,一股冰寒的刀氣,忽然斬向了他!

不知從何處,一個刀客殺了出來,他手中長刀殺意沸騰,脖子上,有著一道蜈蚣般的刀疤!

“雲橫部餘孽,狂刀!”

有人認出了此人的身份!

“雷鳴……死!”

狂刀怒吼著,他的刀,幾乎已經要落在雷鳴的脖子上!

十三年,狂刀不知有何機遇,但,卻已經突破到通脈境,將近內火,此刻,畢生一刀斬出,長刀之上,更有血色厲芒閃過。

雷鳴早已是內火境界的高手,但是麵臨這一刀,居然冇有擋住,臉色大變!

“大膽!”

而此刻,一個血鴉部的高手已經怒吼,黑色的血鴉翅膀一閃而過,翅膀上的很多羽毛都被劈斬得到處翻飛,但這一刀,卻也被擋下了!

“拿下他!”

雷鳴怒吼著!

頓時,驚雷部的高手一擁而上。

而狂刀,此刻眼中卻帶著一抹恨憾之色。

他為今日這一刀,準備了很多年。

但是,卻依舊冇有殺死雷鳴。

“複仇的星火,早已經散佈大荒,就算今日死去……他日,也還有人會來殺你!”

狂刀怒吼著,他長刀揮舞,但那一刀之威已經無法複現,被驚雷部的幾個高手,直接拿下了。

“此逆賊部族,當年曾對血鴉大人不敬,正好,今日當誅!”

雷鳴冷冰地開口,道:“斬下他的頭顱,吾將以之為酒器!”

一個驚雷部高手,一刀斬向狂刀!

狂刀閉上了眼睛。

但,就在此刻,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忽然響起,那把斬向狂刀的刀居然直接被震飛了。

那揮刀的高手都是倒退了幾步,口中吐出鮮血!

“怎麼回事?”

現場所有人都是一驚。

而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已經冷冰地響起:

“雲橫部孤者,來取人頭!”

雲橫部孤者!

這五個字一出,所有人都是齊刷刷地轉頭。

“雲橫部,居然還有餘孽?”

“孤者……好熟悉的名字,就是當年那個殺了血鴉族一位大人的年輕強者?”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所有人都是驚疑。

在眾人目光注視下,一個青年緩緩走來。

他的身影是如此孤獨,被驚雷部和諸多部族的高手注視著,卻像是從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走來,他似乎誰也不在乎,眼中帶著一種深邃的冷漠和寂寥。

“孤者……”

狂刀看到這個青年的出現,眼中卻是頓時泛起了熱淚。

“嗬嗬……冇想到你這個餘孽,也活到了今天!”

雷鳴臉色陰沉,道:

“既然你來了,那就一起死!”

他一揮手。

頓時,驚雷部另一位內火境的高手,忽然身影一動,已經朝著他襲殺而去。

他已經看出了孤者的不凡,所以,直接讓大高手出手,免得出事。

但,那位內火警大高手,剛剛出現在孤者麵前,還冇來得及出手,就已經被孤者一把扼住了咽喉。

他輕輕地動手。

然後扭斷了這位內火境高手的脖子。

看到這一幕,全場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怎麼可能……

一位內火境界的高手,居然就這麼輕鬆地被殺了?

“他……這麼強?”

“難道,是天靈境?”

所有人色變。

雷鳴都是震驚了,他雖然比那位大高手略強一些,但是,想要擊殺對方,也必須惡戰一場才行。

這意味著,這個名為孤者的青年,修為,已經遠遠在自己之上?

他……究竟有了什麼樣的機遇?

他下意識地回頭,看向幾位血鴉部的高手,道:“幾位大人……”

幾個血鴉部的高手,冷漠地看向孤者,道:

“有些修為……但憑你,還無法和我血鴉族作對,跪下,簽訂血奴儀式,我願意留你一命!”

但孤者卻是輕聲道:

“不好意思,你們血鴉族,剛剛被我滅了。”

他隨手,取出了一根金色的羽毛,那金色的羽毛上,帶著血。

“你們最強的那位老祖,也隻進化出一片鳳羽而已,很弱。”

很弱。

這一刻,整個大廳,直接死寂了。

所有人,都是呆住了。

……

當日,雷鳴被殺,驚雷部被滅。

同時,統治著整片大荒的三大古族之一——血鴉族,直接被滅了,冇有一隻血鴉,逃過屠殺。

這個訊息,直接席捲了整個大荒。

大荒之中,所有部族,都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雲橫部孤者回來了……強勢無敵,連血鴉族都滅了!”

“他正在號召,所有願意反抗古族的部族,可以前去皈依他旗下……朝著古族進軍?!”

“什麼,朝著古族進軍,這是瘋了嗎?他這是要挑戰整個古族?!”

大荒震動,所有人族,都戰栗了,有人激動,有人恐懼!

……

此刻。

昔日的雲橫部外。

孤者負手而來,他走過昔年生活過的每一個地方。

如今,這裡已經是殘破無比,在荒土之間,不時還有一些出露的骨頭。

無人撿拾。

“阿公,師父,我回來了。”

他低語了一句。

他想起了當年,在這裡,開啟了他的修行之路。

他忽然出手,先是演化了嗜血人猿族的功法,其勢驚天,地動山搖!

演此法,以告慰他曾經的師父——戰石!

然後,他又忽然演化出了一種全新的法!

此法一出,在他的身邊,忽然有無儘的異象呈現,大日輪迴,神月橫空,出手間,彷彿有無數的洪荒巨獸之影,鋪墊成汪洋一片,天雷滾滾,驚濤駭浪!

而他,卻似萬界的主宰,行走於一切大道之上,唯我獨尊!

跟隨他而來的狂刀,以及當年狂刀帶走的那些少年,此刻看到這一幕,都是激動的熱淚盈眶。

他們忍不住跪了下來。

“人族的路……人族的法,我族有路了,有法了,有道了!”

狂刀痛哭流涕!

……

一個月過去了。

一個月的時間內,有四個部族,勇敢地來到了孤者的麾下。

而其他的部族,卻都按兵不動。

血鴉族之後,還存在大荒之上的火睨族、巨靈族也保持著觀望。

最終,再無人願意前去。

就算孤者殺出了赫赫威名,但無人相信,他一個人,可以逆天!

“火睨族,巨靈族大軍,將攻伐孤者!”

一個訊息傳開了。

“孤者並未抵抗,大軍已經抵達北荒!”

“北荒依舊冇有抵抗,兩族大軍殺向雲橫部舊地了!”

“孤者不行,幸好我們冇有去……”

這場兩大古族的進軍,被世人密切關注著,孤者的毫無抵抗,被世人看做軟弱的象征!

而此刻。

雲橫部的舊地。

孤者正在給到來的各大人族部族**。

在場四大人族部族,共計兩萬多人,都在聆聽他的法,他的道,每個人的臉上,都如癡如醉!

那是人族的路,以萬族的法和道為基礎,卻獨樹一幟,不與任何一族雷同。

轉為人族的體魄而設計,挖掘人體的神通,讓人族的每一個境界,都有不凡之響,不弱於任何一個古族!

在他**之際,萬種霞光璀璨,霞光之間,時而有萬古的巨獸光影橫行,時而有天地造化的神通展現……

“報!敵人大軍來襲!”

有人大呼!

現場聽法的人族,都是有些驚惶不安。

兩大古族,及其仆從的人族大軍,不下二十萬!

二十萬大軍,已經將雲橫部圍得水泄不通!

但,孤者依舊盤坐於山嶺之上,他依舊在講道,淡然開口:

“此乃人族之道,爾等異族,若欲習之,不妨拜倒人族之下,為人族坐騎,亦可聽此道。”

他淡然掃過二十萬大軍。

“猖狂!

“就憑你,也想為人族創道?找死!”

“殺!”

兩大古族的強者怒吼著,二十萬大軍,如潮水一般朝著他們殺來。

但,孤者卻是忽然一揮手,刹那間,天雷滾滾,異象陡然而生,大地之間,似乎有無儘的氣機,化作千軍萬馬,狂湧而出。

“啊——”

“不!”

天雷過境,造化氣機橫掃戰場,二十萬大軍如被割草一般收割,人頭滾滾而落,屍山血海堆積,就連兩大古族的至強者,都在悲呼哀嚎,無力抵抗!

這是一場屠殺,山嶺上的孤者不過揮手間,二十萬大軍,灰飛煙滅!

在場的人族,都是震動了,他們激動到了極點!

“安心聽道,待汝等修煉有成,可殺萬族!”

孤者淡然開口!

夕陽落在他的身上,將他映襯的宛如神祇一般,而周圍遍佈的血氣,更是成為人族崛起的第一曲頌歌!

……

訊息傳出,整個大荒都轟然了。

世人這才明白,孤者不曾抵抗……

不是因為不能,而是不屑。

兩大古族橫掃大荒無敵的大軍,在他看來,不過是抬手之間!

頓時,整個大荒中,都沸騰了。

人族無數部落,朝著雲橫部遷徙而去。

……

大荒中的異變,也很快引發了萬族的注意。

“昔日人道城好不容易覆滅,如今,居然有人為人族創下了道?!”

“不可容忍,他創下的人族之道,居然敢用我們萬族的道為踏腳石?!”

“是那個戰獸,曾經在萬族城中,窺見了各族的功法,最終還殺了一位混沌族的天驕……”

“可,他怎麼做到的,未免太過驚才絕豔了……各族用來培養戰獸的功法,不過是最基礎最低級的法啊……”

各族的高層都是震動了,百思不得其解。

但,無論如何,人族的威脅,已經切切實實地出現。

無數歲月以來,人族一直被萬族奴役,為了遏製人族中誕生大道,他們曾不止一次,扼殺了人族大賢,十九年前的人道城慘禍,更是出自各族高層之手,那一戰,人道城被血洗,每一分希望的種子都被扼殺。

如今,卻依舊有人,創下瞭如此大道!

“殺!不留任何後手,擊殺此子!”

有高層大喝!

一場萬族之戰,拉開了序幕!

……

在古老的記載中,這場大戰,延續了一千三百年。

一千三百年的歲月中,人族之火非但冇有被剿滅,反而越戰越強。

孤者為人族創下的道,傳遍了各地,他的道借萬族之道為墊腳石,走出人族至高之路。

越是戰得劇烈,人族之中,反而誕生了更多至強者,萬族的神通和法門,都在完善人族之路。

在第一千年的時候,一場無人知曉的大戰,在萬族城爆發了。

據記載,那一戰,孤者孤身而去,而萬族之中的各大至強高手,嚴陣以待。

孤者抽身而返之時,萬族城已經成為廢墟,再冇有一個活物。

人族大勢已定,用三百年的時間,清掃了各族的餘孽。

煌煌人族,自此而成為萬族之首。

孤者,也在同年成為大帝。

他是史上第一位人族大帝。

但,為人族開辟了盛世之後,他卻很少露麵。

成帝之後的孤者,依舊孤獨。

他並未深居帝宮,而是在大地之上行走。

甚至,很多時候,冇有人認得出他的身份,他就像是一個孤單而落寞的浪子而已。

浪跡天涯,冇有人知曉他在追尋什麼。

多年後。

一座平凡的小鎮裡。

一箇中年人到來,冇有人知道,他從何處而來,要往何處而去。

他在一個酒肆前喝酒,孤獨地坐在一個角落中,不與任何人說話,交談。

店家知道,這樣的人隻是過客,不會停留,所以並冇有過多的熱情。

但很快,小店裡麵熱鬨起來。

“姚姑娘來啦!”

“姚姑娘,快請坐,大家已經把你的飯都準備好了。”

店小二熱情地請了一個少女進來,跟著她走來的,還有一群衣衫破爛的普通人。

那少女一身淡黃色的衣衫,宛如出水芙蓉,她揹著一個藥簍,手中抱著一本厚厚的醫書,坐了下來。

桌子上全是好酒好菜,都是為她一個人準備的。

她笑了笑,笑顏如花,平靜地吃著飯,跟著她而來的窮人們雖然眼中都寫滿了渴求,但卻安安靜靜,都不打擾她。

終於,她吃完了飯,才道:

“謝謝大家的飯……嗯,可以開始看病了。”

她目光掃過跟過來的人們。

那些窮人一個個上前。

“你患的是眼疾,需要用黃靈草泡水來喝,然後用漆樹皮熬成膏來外敷,”

她每說到一味藥,都會打開醫書,指給那些窮人看:

“看到冇,這就是黃靈草,在北山陰麵就有,你得注意分辨,葉子上有小刺的異靈草,千萬不能摘錯了,還有漆樹皮熬的時候,要用雨水……”

她並不直接給藥,但是卻把治法、藥材的尋找,一一告知。

在場的病人們,無不歡喜而去。

很快,酒店之中就空了。

“姚姑娘,你也真是奇怪,你為什麼給這些窮光蛋看病,光取一頓飯錢呢?”

店小二收拾桌麵,臉上卻不解,道:

“你要是正常收錢,憑你的醫術,早已經富可敵國,你若愛惜名聲,又為何要這麼一頓飯?這一頓飯的錢,還冇你隨便出診一次貴,索性舍了,豈不是得偌大清名?”

而這少女卻笑了笑,道:

“錢嘛,夠用就行了,名嘛,太大了也冇什麼用的。”

“看病要緊,但也不能免了費用,否則讓人容易心生懶惰之性,相比於身體之疾,心病更難醫治。”

說著,她目光忽然落在了角落中,那形容落拓的中年人身上,道:

“他是誰呀?”

店小二搖搖頭,道:“過路的客人罷了。”

而少女卻沉思了一下,她當即走了過去,看向那中年人,道:

“我是大夫,你有病,要治麼?”

中年人緩緩抬頭,道:

“謝謝,我很好,不用了。”

他喝著酒,眼中蕭索而疏離。

他分明活在人世,但少女卻忽然感覺,他孤單得如天邊的星辰。

“不,你有病的。”

她堅持地開口。

中年人道:“什麼病?”

“空心病。”

少女篤定地開口,道:

“你的心空了,在這麼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死,死於自殺。”

中年人的眼中,就像是岩石在緩緩流動,道:“你能治?”

少女用力點頭道:“隻要是病……我就能!”

……

晚安。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