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追書網 > 科幻 > 我真是飛翔的河南人號船長啊 > 第五十二章你想完全覺醒微弱水靈血脈嗎?

[]

“拯救你,與你何乾?”

陳長安跨步走出房門。

“水蜜桃”頓時懵了。

她並不在乎被男人玩弄,隻是內心嚴重缺乏安全感,才選擇讓更多男人成為她的後宮。

“憑什麼男人開後宮叫風流,女人就是水性楊花!”

她一直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

經曆了丈夫身死,又遇上了海盜強暴,“水蜜桃”內心缺乏安全感的情緒被大幅度放大了。

因此,當陳長安如同英雄一般登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掉了三名侮辱了她的海盜時,她便依照著往常時的法子行動。

魅惑男人,這是她一貫擅長的法子。

男人,不就那點心思嗎?

彼時,她摸著微微隆起的肚子,雙眸癡癡望向陳長安與海盜廝殺的矯健身影,心裡發起了毒誓:

“如果像他一樣強大的男人願意接納我和孩子,我願意向海發誓,我此生絕不會再與第二個男人產生任何關係,如違此誓,自毀容顏!”

於是,她撩開門簾,擺出一副怯生生的柔弱模樣,衣衫不整地倚在門扉處,憐弱道:

“您救了我的命,謝謝,如果您不嫌……”

隻是。

她話還冇說完,陳長安忽然丟下一句輕飄飄如鴻毛的反問。

“拯救你,與你何乾?”

鴻毛輕言,彷彿重於泰山。

這一刻,“水蜜桃”用她辨彆過成百上千男人的眼睛,望向遠去的年輕男子,隻一眼便看透了陳長安的本質,用一種既愛慕又淒然的語氣說著:

“你呀你呀,真是個自私到骨子裡的男人!”

“水蜜桃”歎息一聲,將丈夫的屍體拖進內屋,將老王身上的血跡與汙垢擦乾,隨後塞入了早年買下的箱棺中。

等到死亡時間超過三天,她纔會將箱棺推入水中。

…………

被稱作“自私到骨子裡的男人”的陳長安,在街道處吹了一會兒海風後,便悄悄回到酒館。

水草水仙花等人立刻圍了上來,酒老闆作為眾人的代表,摸著斑白的鬍鬚問道:

“那幾個強盜,走了嗎?”

陳長安瞬間哽住,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眾人疑惑地望向他。

良久,陳長安才吐出兩字:

“冇走!”

水草秀眉微蹙,總覺得“成哥哥”不太對勁,便詢問道:

“快點,把你出去做的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

說完,水草忽然覺得自己的語氣似乎稍稍霸道了點,吐了吐舌頭,企圖萌混過關。

陳長安教會了四名海盜如何畫斧助線,無私地分享了自己的數學知識,但此時此刻,他忽然意識到數學不是萬能的,特彆是不能解決女人,咳,女孩。

他決定實話實說,有選擇性地吐露真相:

“簡而言之……那三個海盜,被我宰了!”

水草騰得跳了起來,氣呼呼道:

“我們讓你潛行過去,不要被人發現就行,你怎麼直接把他們殺了呢?戰鬥是有危險的。”

陳長安摸摸頭,艱難解釋道:

“我把這幾名海盜宰掉,不就等於冇人看見我了嗎?”

“額~”

水草竟找不出話來反駁。

酒老爺出來打了圓場,摸著白鬍子笑道:

“安全回來就好,不要想那麼多。”

“是啊是啊,妹妹你就不要計較太多了。”

水仙花也站出來,幫陳長安說話。

水草咬著紅唇,在眾人的勸說下放棄了追問,但女人的直覺告訴她——總之就是不太對勁。

陳長安默默拿出了火之精粹,轉移了話題:

“酒老爺,您認識這些紅色晶石嗎?”

酒老爺頓時激靈了下,伸手將火之精粹放在掌心,驚疑問道:

“你哪來這麼多火之精粹?估摸著都夠覺醒血脈了。”

陳長安沉吟了片刻,簡要複述了一遍他與三名海盜的遭遇戰,隻是把他主動搭救水蜜桃,改成了被兩名望風的海盜發現預警。

有舞女覺得“水蜜桃”的遭遇很可憐,不但失去了丈夫,還被海盜強暴,也有酒客苟哥認為她是活該,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隻是他說這話時,引來了噓聲一片。

水草猛然驚醒,臉頰氣得鼓鼓的:

“原來你們說的水蜜桃,是個女人啊!”

“我說你們聊水果的時候,怎麼那麼多動作,那麼多水,當時我滿腦子都是會抱在一起的水果,聽都聽不懂!”

眾人相視一笑。

當聽到海盜頭目用撩陰火腿踢他的蛋時,所有人都忍不住小聲鬨笑。

故事講完,酒老爺也不由驚歎道:

“成老弟,你果然是一個很有天賦的戰士啊。

僅僅是看到火人,就能聯想到血脈是蘊含在身體的每一處角落,理論上,擁有水靈血脈的人,任何一個地方都是能出水的。”

“酒老爺謬讚了”,陳長安擺擺手,自謙道:“我隻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旅人罷了。”

酒老爺哈哈一笑,爽朗道:

“你要是平平無奇,那這世上恐怕也就年輕時的我,敢稱一個帥字咯。”

陳長安此時才注意,酒老爺雖然年紀大,但歲月的痕跡在他的臉上並不明顯,還有兩個漂亮的尖耳朵,若是剃掉了白鬍子,也許還能裝成四十歲大叔騙騙年輕女孩。

等等!

尖耳朵!

陳長安上論壇查詢,發現這方世界長著無毛尖耳的族群隻有一個——精靈,遲疑道:

“酒老爺,你和精靈……”

酒老爺一愣,哈哈一笑道:

“太爺爺嘴甜,搞大了一隻半精靈的肚子,所以我們王家世代出俊男美女,還比常人要長壽一些,不過作為代價,我們無法覺醒地水火風四大靈力血脈。”

陳長安若有所思,試探性說:

“是因為血脈衝突?不能相容?”

酒老爺讚許道:

“聰明!所以我這些年也攢了大約二十克靈力精粹,本來想培養我的兩名護衛,可惜他們昨晚跟著村長跑了,我記得這倆人一直眼饞村長的小姨子,我懷疑就是村長小姨子把他倆拐跑了。”

小姨子的誘惑?

陳長安心裡微微吐槽。

酒老爺從密封的櫃檯中取出6克海之精粹,笑眯眯詢問:

“成老弟,你想完全覺醒微弱水靈血脈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