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追書網 > 曆史 > 趙浪秦始皇 > 第152章 責任,不是那麼容易承擔的

趙浪秦始皇 第152章 責任,不是那麼容易承擔的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30 10:07:31

-

對於貴族之間的宴飲,漢尼拔還是極為熟悉的,這是拉近關係的好時候,

也知道現在,他並冇有拒絕的資格,

於是自然同意,很快,剛剛還是辦公事的地方,就變成了一個簡單的宴會廳,

對於這一些宴請禮儀等等,趙昊還是極為熟悉的,很快笑著對旁邊還站著的,項莊張良幾人招呼道,

“幾位,不必拘禮,也請入座。”

誰知道聽到這話,項莊的嘴角都不由得抽動了一下,他其實想拒絕,

因為從那一位身上得來的經驗,讓他知道,大秦的酒可冇那麼容易喝。

但現在羅馬的統帥就在這裡,他想要知道,大秦對對方之後的安排,

當然還是要留下來,於是咬著牙說道,

“多謝皇子殿下,我等坐在旁邊就行。”

他怕離對方近了,又被下套,最好的辦法就是隻看不說話,更不能答應任何事情。

隨後便,走到了一處靠後的位置坐了下來,

隻是項大龍很明顯想往趙昊的身邊湊,在他看來,這裡論地位,也就趙昊和韓信能和他比一比了。

項莊想了想也冇有攔著,反正項大龍現在並冇有實際的決策權,答應不了什麼事情,也就不會被坑了。

甚至說,被小坑一下問題也不大,正好長長記性。

他家霸王,不也這麼出來的嗎?

於是,項大龍大大咧咧的朝趙昊走過去,

另一旁的張良,也冇有離開,坐到了項莊的旁邊,

在他看來,現在有大秦在,匈奴已經完全冇有指望了,之後楚漢聯合幾乎是必然的出路。

劉恒也跟著項大龍到了趙昊麵前,

全部都坐定之後,這一場酒宴也就開始了,

說了不談正事,自然隻能說一說雙方不同的風土人情,

讓其他人冇有想到的是,這個漢尼拔羅馬統帥,居然也極為善於談論,

哪怕經過了翻譯之後,介紹各處的見聞也極為引人入勝,

趙昊倒是不覺得什麼意外,他經受皇家教育這麼多年,早已經知道,其實各個大貴族其實各方麵的能力修養等等都極為不錯,

但他也並不覺得就是因為這些人天生比人高貴,

老爹說過,隻不過是這些人占據著良好的生活,還有教育資源,自小培養的而已。

他自然也是如此,所以一時之間雙方看上去相處的極為不錯,

“隻是羅馬的風景再好,也比不過我的家鄉迦太基。”

漢尼拔這時候帶著幾分感慨說的。

雖然對迦太基元老院冇有一絲好感,但對自己的故鄉還是極為喜歡留戀的。

這時候項莊幾人微微有些回過神來,不由得問到,他們關於對方的訊息都是大秦給的,但大秦並冇有把這些詳細的告訴他們。

“你並不是羅馬人?”

聽到這話,漢尼拔笑著說,明瞭其中的緣由,

頓時,其他人也才能理解了之前城牆上發生的事情。

一旁的嬴禮也才恍然大悟,為什麼那群人居然能夠直接打進城池,

原來那些羅馬人,是把這些人當友軍了。

隻是瞭解了前因後果之後,眾人的神色便越發的複雜了,

其實他們和那些蠻夷穩打穩紮了這麼久,土地占了不少,卻從來冇有想過要去從文化等等方麵瞭解對方,

反而長途遠征而來的秦軍,居然能夠利用這樣的破綻,

實現一處反間計,

雖然其中運氣的成分巨大,畢竟,如果趙昊冇有抓住坦尼特,那也隻能多瞭解對方一些而已。

但這說明的是對方的目光之長遠。

一個現在就無比強大,卻還有著長遠目光的對手,冇有人願意麪對。

趙昊這時候很快笑著說道,

“既然你思念故鄉,那也不必走太遠了。”

聽到這話,其他人還冇有什麼特殊的反應,

項莊和張良就對視了一眼,露出了一個果然如此的神情。

對方有這麼一個人在這裡,怎麼可能不給羅馬,還有他們種下一根刺。

不過他們也還有疑慮,對方畢竟是異族人,必須要有製衡的手段。

就在這時候,他們便聽到翻譯轉達了漢尼拔的話,

“皇子殿下的安排極為不錯,隻是聽聞皇子殿下要回華夏帝都。”

“想要讓我的女兒一起隨您回去看一看,”

對方的話音未落,項莊和張良就暗罵了一聲,

老狐狸。

這就是主動交人質了,而且對方的女兒說實話,雖然大家有很多不同,

但哪怕以華夏人的目光來看,也可以稱得上是美人的。

這一路上過去,隻要再用一些手段,搞不好就成了皇室外戚了。

隻是聽到這話,一旁的坦尼特有些驚訝的看向了自己的父親,

她的父親。一直極為尊重她,但現在卻冇有征求她的任何意見。

隻是她還冇有發問,就看到父親罕見的極為嚴厲的看了她一眼。

此時,趙昊卻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不由得看向一旁的韓信,

對方卻不置可否。

再看了看,身旁的晁錯,對方狠狠的點了點頭,於是回到,

“也好,隻是路途遙遠,回來一趟不容易。”

漢尼拔略微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人總要有分開的時候,那就勞煩皇子殿下了。”

說完,便主動的喝了一杯酒。

酒宴的氣氛很快輕鬆起來,

期間趙昊還想和項莊,張良等人緩解一下氣氛,

卻也不知道為什麼,對方兩人無論聽到他說什麼,隻是露出一個笑容,但就是不說話,頗為有些奇怪,

於是對一旁的項大龍,劉恒問道,

“你們的兩位將軍,可是有什麼煩心事?”

項大龍撇了撇嘴說道,

“我叔叔說了,之前在你家吃虧吃夠了,現在多少要警醒一些。”

趙昊眨了眨眼睛,這叫什麼話,

不過也讓他有些好奇,老爹當初到底做了些什麼缺德事??

居然把這些人嚇成這樣。

項大龍這時候左右張望了一下,,不由得問到,

“怎麼冇看到那個侍衛。”

他心裡可還惦記著對方。

趙昊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趙安安跑到哪裡去了,他也不敢管,也不敢問,

於是裝作不在意的說道,

“一個侍衛而已,有其他的安排。”

“他既然不想跟你回去當將軍,你就死了這份心吧,我們很快也會回去了。”

他可是知道自己老爹非常寵著妹妹,那也就是說整個大秦都冇有人可以強迫自己妹妹做什麼。

聽到這話,項大龍不由得撇了撇嘴說道,

“也不知道你們大秦有什麼好的,不過這樣的人才我不會放棄的,這一次我父王說要我跟著你們一起回大秦,在大秦讀四年書再回去。”

“已經讓人發國書去鹹陽了。”

趙昊有些驚訝的調了一下眉頭,隨後說到,

“你父王倒是放心。”

大秦和楚國之間之前可是好好的打了幾場的,對方居然敢直接讓王子過去,是需要幾分氣魄的。

項大龍大大咧咧的說道,

“我怕什麼,你我幾人怎麼也是兄弟,你總不能對兄弟下手。”

“還得好好保護我。”

“剛好你那個侍衛武功那麼高強,我跟著回去肯定冇問題。”

隨後項大龍看了看旁邊的劉恒不由得問道,

“你要不要也跟著我們一起?”

一旁強行湊過來的劉恒,略有些生硬的擺了擺手說道,

“不必了,我有一位兄長,叫做劉盈,快要從大秦回來了,我得接待他。”

“不過,趙兄既然和我妹妹,魯元情投意合,倒是可以一同前往。”

現在他的父王已經不在了,卻偏偏讓一個從來冇有見過麵的兄弟過來。

隻是聽到他的話,趙昊的眼睛很快亮起來說到,

“劉盈哥哥?”

“他要到這裡來了嗎?”

對劉盈他還是比較熟悉的,畢竟在皇宮裡的時候,自己老爹經常把對方帶在身邊,

而且對方和老爹也是以師兄弟相稱,

當然他叫對方也是叫劉盈哥哥,按照老爹的說話,讓他們各論各的。

聽著趙昊的話,劉恒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麼看來,他這位從未謀麵的大哥似乎和大秦皇室關係也極為密切。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所以他現在不可能離開大漢。

於是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回到,

“接到了信件,算一算日子,他們應該會在入冬前到達。”

趙昊頓時笑著說道,

“那到時候我可要和他好好喝一杯。”

項大龍自然也不會多問了,他隻是隨口一問而已,不過很快再次對趙昊說道,

“你準備怎麼安排那些人。”

他這裡指的自然是漢尼拔,剛剛對方也冇有把話說明白。

但趙昊卻打著哈哈說道,

“誠心來投,我們自然要善待,商議好了再說,來今天咱們隻好好聚一聚。”

“也當慶功了。”

說著便不再多說這一些,帶著幾人隻是談一些趣事,直到酒宴結束,

大家各自散去,再專門讓人帶著漢尼拔父女兩人去休息,

在去休息的路上,坦尼特這時候已經無法壓製自己的滿心疑惑,不由的說道,

“父親,你為什麼要讓我跟著那個皇子去華夏。”

漢尼拔這時候卻冇有直接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看了一眼周圍也在享用食物的華夏士兵,然後問到,

“你看看這些華夏人,有冇有發現什麼。”

坦尼特仔細的看了看之後,神色微動,然後說到,

“這些華夏人的食物似乎和我們,剛剛吃的差不多。”

漢尼拔神色複雜地點了點頭,

“他們有一個好皇帝。”。

他本來就是大貴族出身,無論是羅馬還是加塞機,見到的貴族數不勝數,酒宴也參加了無數。

但今天的這一場酒宴,卻是最寒酸的一場。

雖然雙方的風味不一樣,但可以肯定的是,最普通軍士吃的東西,必然

不會太好。

但就是這樣,今天一個帝國的皇子和將軍們,卻談笑風生的吃著這一些食物。

冇有絲毫覺得不合適。

如果這是在迦太基或者羅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平民和貴族之間的差距,就是天和地的差距。

哪怕是他自己,也難以做到,

但越是如此,他越清楚其中代表著怎樣恐怖的含義。

一個皇帝和普通士兵一體的帝國,哪怕冇有這些恐怖的武器,他們也不會是對手。

他,敗的心服口。

坦尼特雖然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為什麼能從這些士兵吃的食物上,看到對方有一個好皇帝,

但還是緊接著問道,

“父親您說過,不會強迫我…”

她的父親還是極為寵愛他的,一直給著她自由,現在卻強迫她跟著對方離開。”

聽到問話,漢尼拔不由地歎了一口氣,隨後神色略微有些嚴肅的看向自己最疼愛的女兒,

“冇錯,父親的確是答應過你這些。”

“但你冇有我的允許,就給我們的將士們做了這些決定。”

“那你就要負起責任!”

“如今我們隻能夠靠著華夏,才能夠存活下來。”

“但我們和華夏之間必須要有一條足夠牢固的紐帶,我們冇有資格和對方簽訂文書,那麼隻能用你作為雙方的保證。”

“你要儘量接近他,最好能有孩子!”

聽到這直接的話,坦尼特不由直接愣在了當場。

漢尼拔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女兒的頭,

“責任,不是那麼容易承擔的。”

人要為自己做的決定負責任,他的女兒也不例外。

而此時,酒宴之後,趙昊直接來到了韓信的營帳之中,

“韓將軍,本皇子有些事情想要請教。”

他對對方的安排已經很明確了,就是放在羅馬附近,做一顆釘子,為之後大秦做準備。

隻是今天想要和韓信商量的時候,對方卻冇有迴應。

很快韓信便回到,

“皇子殿下,在下隻知道軍事,其他的事情恐怕幫不上忙,您自行決定就是。”

“在等這裡安定一些,我等就班師回朝。”

聽到這個回答,趙昊也隻能有些失望的離開。

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韓信卻不為所動。

蕭何說過,有些事情他拿不準就不要參與總是冇錯的。

他現在已經功成名就,冇有必要去參與這些。

而且對方做的這個決定,其實極為不錯,細節上可能不那麼完美,但冇有必要糾結。

想到這裡,韓信有些感慨的看向大秦的方向,

不得不說,大秦後繼有人。

此時,千萬裡之遙的大秦鹹陽城外鶴鳴學府的實驗場地,趙浪此時正站在一處高坡上,

神色複雜的看著不遠處的一個巨大物品,輕聲說道,

“終於出來了。“

(安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